“广州样本”可以复制

2016-07-26 08:50:41 新华社
0

  新华社广州7月25日体育专电 题:“广州样本”可以复制

  广州市在2015年8月出台《广州市足球协会改革方案》,并在2016年1月率先实现与地方体育局的脱钩。半年以来,这个脱钩后的地方足协生存状况如何?遇到了什么困难?又能给后来者什么样的借鉴?

  新华社记者近日赴广州座谈采访,走访调研,探寻彻底脱钩后的广州足协的新变化。

  脱钩后“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

  2015年8月,广州市政府常务会议通过了《广州市足球协会改革方案》。11月25日,广州市足协召开第十届第一次会员大会,选举了新一届足协主席、理事会和监事会成员。

  目前,除了部分固定资产的划转仍在进行之外,广州市足协改革已经全部完成改革内容。广州足协改革有三大亮点。

  一是彻底脱钩,不留后路,完全自主,社会监管。广州市副市长王东介绍,广州市足协改革从一开始的设计就是彻底脱钩,绝对不留后路。在财务、人事和外事等方面已经实现了广州足协“完全自主”。

  此外,广州新一届足协成立了由5人构成的监事会,分别来自法律、媒体、球迷界和专业人士。监事会行使对足协年度工作报告、财务报告等的审计职责,实现社会监管。

  二是人员去留实行“双向选择”。与中国足协人员实行“单向选择”不同,广州市足协人员去留实行双向选择,即使个人选择留在足协的,如果能力评估无法达到要求,也将不会被留下,由体育局安排进入系统内的其他单位就业。

  广州市足协主席谢志光介绍,足协在改革中人员实行 “双向选择”,原有70人的广州足协缩减为44人。人少了一小半,效率却提高了不少。

  三是改革薪酬体系,建立市场化激励机制。广州市足协秘书长梁伟明介绍说,足协在完成脱钩等工作后,第一件事就是改革薪酬体系,建立市场化的激励机制,目前足协员工的平均工资达到了原来的三倍左右。“现在大家都没了‘铁饭碗’,要给员工更好的激励”,梁伟明说。

  广州市足协每年要承办广州恒大和广州富力共计30场中超主场比赛和若干场亚冠比赛。“市长杯”等业余比赛每年更要组织上万场。工作量很大。谢志光说,脱钩后足协的人员是“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儿。”“原来那么多人干活,都干得不好。现在人少了许多,但效率却提高了。现在大家工作都有压力,干活卖力。”

  “断奶”不“断粮” 从“喂食”到“觅食”

  广州市政府为此进行了“顶层设计”,着手协调,出台系列文件,保障广州市足协的改革不遭遇“肠梗阻”。主要做法有三。

  一是进行地方顶层设计,建立部门协调机制。王东介绍说,广州市以市政府名义向公安、发改委、教育、财政、人力资源、国土规划等11个部门下发通知,确保广州市协会脱钩后的行政协调力。在固定资产划转方面,市政府专门出台文件,确定资产的使用权、收益权等归属,让足协改革做到有章可循。

  二是采用政府购买服务形式保证足协“不断粮”,并引入市场竞争机制。目前,广州市足协已经没有任何财政拨款,可谓实现了“断奶”。但广州市用政府购买足协承担的校园足球、青训和社会办赛等公益性服务,保证足协“不断粮”。

  广州市体育局局长罗京军说,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一方面可以保证脱钩后的足协收入,从长远来看,还可以引入市场竞争,促使足协提供更好的服务。

  “原来直接拨款,你做成什么样都给你钱;现在政府购买服务,你做不好我们可以去别处购买服务。”罗京军说。

  比如,在青少年培训方面,广州市目前活跃着数十个民间俱乐部,政府就可以“货比三家”,选择质优价廉的进行购买服务。

  谢志光坦言,改革后自己的压力大了很多,“每天都要想生存和发展问题”,但对于改革后的广州足协,他也表示信心十足。“毕竟我们拥有最好的资源和人才队伍,我们不怕市场竞争,也只有竞争才能让我们整个足球市场迎来更大的发展。”

  三是推进区一级足协建设,强健“毛细血管”。在足协改革过程中,广州市同时推进区一级的足协同步建设,从而发展根系,强健广州足协的“毛细血管”。

  目前,广州市每个区都成立了足协,在民政局登记后,到市足协注册成为会员。而市足协也将划拨资金支持区一级协会发展,区足协也承担起各自区域内的足球管理和发展任务。

  “广州市的业余足球联赛,就从各个区开始,三人、五人、七人和十一人制的比赛每年总计将近一万场,仅靠市足协人员远远不够。”谢志光说。

  难题待破解

  在接受记者采访中,广州市体育局、足协人士认为,地方足协改革虽然推进较为顺利,但仍面临着一些难题需要破解,归纳起来也有二条。

  一是希望国家出台配套政策,解决资产划转问题。广州市足协人士认为,由于足协改革涉及面广,随着改革推进,资产划转等问题日趋突显。他们建议国务院足球改革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协调相关部门,出台更加具体的指导性文件,避免地方足协在改革中遭遇“肠梗阻”。

  谢志光说:“虽然市里出台了文件,但到了一些部门,仍然面临不少困难,比如资产划转,财政厅拿着财政部的文件,和我们市里的文件对不上,而中国足协改革文件里也没有这方面的具体规定。”

  二是希望给俱乐部减负,让“火车头”加速。广州市足协相关负责人介绍,足协和体育部门都倾力支持职业俱乐部发展,但目前俱乐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负担过重。

  这位负责人介绍,例如广州恒大,安保场租和税费占总支出比例超过三成。

  “职业俱乐部是足球市场的火车头。我们要千方百计给火车头减轻负担,才能带动整个足球列车加速前进,”他说。(执笔记者王浩明,参与记者:许基仁、肖来胜、崔峰、王集旻、刘阳、岳东兴、李华梁、朱翃、郑昕)(完)

责任编辑:陈倩云

相关新闻

华奥星空版权与免责声明

精彩图片

体坛精选

体育要闻

体育产业

群众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