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冰雪经济 上海能克服“水土不服”吗?

2015-08-19 08:52:37 解放日报
0

  昨天,从浦东传来消息,占地面积10.7万平米的世界最大室内滑雪项目“冰雪世界”将落户临港地区。

  自2011年室内滑雪场银七星停业之后,“冰雪世界”的建成,将填补上海没有滑雪场的空白。但是,也有人担心,冰雪经济在南方城市上海,能否改变“水土不服”的宿命?

  难生存:“水土不服”的背后

  “开业之初,我唯一的目标就是‘活下来’”。2013年6月, 由中国首个冬奥会冠军杨扬创办的飞扬冰上运动中心在浦东三林正式揭牌。来到上海这个南方城市创业,杨扬的担心,多过憧憬。

  她的担心是有原因的。

  2004年11月,由虹口室外游泳池改建的莱佳真冰溜冰场建成营业,这个首家真冰溜冰场立刻在申城掀起了一股“滑冰热”。两年后的万体真冰溜冰场在开业之初,创造了2小时涌进200人的纪录。之后,先后又有七八家真冰溜冰场在上海开业。但是好景不长,在“蓬头”起来之后,一半的真冰溜冰场因为无法承担高额的运营费用而关门歇业,这其中就包括莱佳和万体。

  无独有偶,上海曾经唯一的滑雪场也遭遇了“花无百日红”的尴尬状况。2011年,身为亚洲最大室内滑雪场的银七星在开业9年之后因为入不敷出而无奈停业。这个曾经为青年人青睐的白色冰雪世界,最终只留下了一个人去楼空的结局。

  作为一名业内专业人士,杨扬深知冬季运动场馆运营的不易:“冰场和室内滑雪场的运营成本应该是所有体育场馆里面最高的,尤其在南方。因为气候原因,不但需要制冷,还要除湿。”她说,比如飞扬一共两片真冰场地,七八九三个月的平均每月电费高达60万人民币。“一年能源费在450万元左右,还要加上50多人维护团队的人工支出。”

  和高额的维护费用相对应的,是曾经的“人气不足”。就拿当年的银七星而言,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虽然一度火爆,但因为缺少忠实的滑雪迷,到最后阶段,滑雪场的人气难以维持每年五六百万的运营开支,在亏损了7亿元之后无奈关门。

  活下来:冰雪人口渐厚实

  “要活下去,就要培养稳定的冬季运动爱好者,这是场馆维持正常运营的基础。”杨扬告诉记者,经过两年多的努力,飞扬冰上运动中心不但成功“活了下来”,而且还有上升的空间。

  如今,飞扬冰上运动中心平均一天的人流量为一天350人到400人,虽然人气比不上开在商圈里的真冰滑冰场,杨扬已经很满意了:“飞扬作为专业场馆,周围并没有配套的娱乐休闲设施。所以能到飞扬来滑冰的,都是真心为滑冰而来的‘粉丝’。”

  目前在上海,共有4家真冰滑冰场。除了飞扬之外,另外三家世纪星滑冰俱乐部、冠军溜冰场和位于松江大学城的大学生国际冰球馆,运行的情况都相当不错,特别是暑假和寒假,场场爆满的情况并不少见。

  上海市滑冰运动协会秘书长陈铫认为,近年来上海大力发展的“北冰南展”战略给上海冰雪运动的普及插上了“翅膀”。像飞扬、国际冰球馆这样冰上场馆的增多、各种世界级花样滑冰、短道速滑、冰壶等赛事的举办,在潜移默化中培育着“冰上人口”。

  需求多了,专业的培训也应运而生,这也成为冬季运动的助推力。陈铫介绍说,近年来共有近百名方退役的专业选手来沪投身花样滑冰、冰球和短道速滑等教练工作。

  浦东新区教育局体育处处长马春馥介绍说,从今年4月开始,浦东新区体育局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在飞扬冰上运动中心开设了“冰上体育课”,1000余名的中小学和幼儿园学生在这里接受了专业的滑冰启蒙教育。杨扬说:“在这些参与启蒙教育的孩子里,最终差不多10%的孩子会留下来继续学习滑冰、冰球和短道速滑。”她说,这些越长越大的冰雪“基数”,已经成为冰雪运动在上海发展的保障。

  陈铫告诉记者:“虽然冰雪运动在上海依旧还属小众,但冰雪运动人口每年都在成倍地增长。”

  活得好:北京冬奥带来契机

  从“活下去”到活得不错,到未来“活得好”,杨扬是充满信心的。在北京申冬奥期间,身在吉隆坡的她每天都会收到来自场馆的实时数据。“申冬奥前几天,正好碰到上海下雨,每天来飞扬体验的人数不到100人,但是8月1日,就是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的第二天,入场人数一下子猛增到近500人,之后一段时间也始终保持在高位。这说明,冬奥会的影响非常大,我对冬季项目在上海的推广和发展充满了信心。”

  和杨扬一样持乐观态度的,还有上海体育学院体育产业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海燕。他认为,就大环境而言,国家把推动3亿人参与冬季运动作为战略,“北冰南展”肯定会是其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国际奥委会很注重冬季项目在中国的整体发展,所以我相信一定会有措施让更多的南方城市参与进来。而上海作为冰雪运动在南方开展的‘重镇’,首当其中承担着这样的重任。”

  此外,他认为,这些年来,随着爱好冰雪运动的基数越来越大,这些冬季运动的经营场馆的前景会越来越好。“无论是冰上或是滑雪,都是有延续性的。一旦喜欢上,就会付诸热情。这些固定的人群,可以保证这些场馆的正常运营,”黄海燕举例说,一些上海周边的滑雪场,比如绍兴的叶乔波滑雪场、杭州临安大明山万松岭、安吉江南天地以及宁波、天台山等室外滑雪场,做的大多数都是上海滑雪爱好者的生意。“所以,市场是有的,而且随着北京冬奥的申办成功,需求会越来越大。”黄海燕说。

  但是,他也指出,除了一定的冰雪人口基数作为运营保证外,场馆的专业性和配套设施也很重要。“以前冰上运动,体验可能占更多的比例,但未来,雪道或冰场是否足够专业,将会是能否抓住更多专业客人的关键。”除此之外,他也提到,冰场或滑雪场配套的餐饮、住宿、商业也都是一个大的项目能否生存得好的另外一个重要因素。“特别是滑雪场,这样的项目已经不单单只属于体育范畴,而是体育和旅游相结合的产物。”黄海燕说,“所以,舒适的全方位一条龙服务和体验非常重要。”

责任编辑:陈倩云

相关新闻

华奥星空版权与免责声明

动感闪图

体坛精选

精彩图片

体育要闻

体育产业

群众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