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协与体育总局脱钩 足球收购热或兴起

2015-08-18 09:38:07 一财网
0

  2015年8月17日,该是写进中国足球改革历史的一个重要的日子。

  因为《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正式对外公布。根据方案,中国足协与体育总局脱钩,依法独立运行,在内部机构设置、工作计划制定、财务和薪酬管理、人事管理、国际专业交流等方面拥有自主权。

  调整改革后的中国足协既是团结全国足球组织和个人共同发展足球事业、具有公益性质的社会组织,又是根据法律授权和政府委托管理全国足球事务、具有公共职能的自律机构,承担了体育部门在足球领域的管理责任。

  转变完成后,适时撤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并按规定撤销相关事业编制。足球中心领导班子成员(4人)作为国务院体育行政部门代表进入中国足协工作,免去事业单位职务,按国家有关规定进行管理。

  “当然也是中国足球改革中的一个具有积极意义的划时代举措。” 北京合力万盛国际体育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辉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备受争议的“中国足协”

  作为从事足球产业投资多年的球迷,王辉在16日就已关注这次的总局会议。

  8月17日上午,中国足协全体人员前往国家体育总局参加会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会议中国足协将在“精神”上与国家体育总局正式脱钩,而“肉体”的完全剥离将在年底前彻底完成。

  “从3月《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印发后,去行政化已是大势所趋。与任何行政体制改革一样,足协与总局‘脱钩’,除了隶属关系改变外,人事关系、工资待遇等都需要协调,执行到落实还需要一点时间。”一南方地区足球协会负责人表示。

  事实上,提及“足协”,一些投资人是又“爱”又“恨”,所谓“爱”是在中国足球职业化发展的最初时期,带有“行政”特征的足协是“改革的启动者”。

  1994年被视为一个辉煌的开始,因为那一年是中国职业化足球元年,但很少人知道当年作出这样的选择也是中国足球中背水一战的选择,因为在当时中国体育体制转向“奥运战略”的背景下,足球的处境就成为被抛弃的边缘。

  “不变”意味着死路一条,“变”又意味着对市场的风险难以把控,毕竟之前国内并没有实施足球市场化发展的经验。这在一个长期奉行专业体育的举国体制环境里,改革无疑是又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如此,最初的足球改革采取了由非市场手段推动市场化改革的路径,由带有行政权力属性的中国足协来担任市场化建设的启动者和孵化者。

  而1994年,中国经济同样也面临诸多改革,企业制度改革、财税制度改革、金融体制改革、投资体制改革、住房制度改革、物价制度改革都是难啃的骨头。

  正如人们在这一年开始走进超市的新鲜一样,中国足球职业化的发展也是处于高亢与兴奋中。

  从1994年到2004年,改革最初十年也是中国足球市场化程度最快的十年。投资一家足球俱乐部从1993年的100万元迅速被“炒到”2000万元甚至更高,俱乐部平均年广告收益从最初的几十万增加到3000万元上下,中国足协也从曾经的清水衙门变得炙手可热。

  这一路高涨则将背后隐藏的问题给掩盖了,虽然有俱乐部投资人在这期间先后与足协有几次交手,但最终只是停留在反思阶段。而2009年的“反赌风暴”足协官员相继身陷囹圄,尤其是这些官员“相聚”监狱的悲凉并滑稽如戏的情景让人们真正开始“痛定思痛”。当年相关负责人开始承认,“管办不分,政企不分,出现了假、赌、黑丑恶现象,也在一定程度上与体制和机制有关系。”

  在随后的几年里,虽有几次“体育总局将对足球管理体制进行手术”的消息,但方向并不明朗。

  今年2月27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次会议上审议通过了《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并在3月正式公布。《方案》中曾明确提出:“按照政社分开、权责明确、依法自治的原则调整组建中国足球协会,改变中国足球协会与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组织构架。”

  今日召开会议宣布的改革内容,就是以这个《总体方案》为纲,进一步细化、明确了具体的内容。

  收购并购热兴起

  “无论肉体上是怎么脱离,更多的人还是要与足球有关。”上述地方足协负责人表示。

  本报记者了解到的是,目前的足球产业投资者与相关企业同样也需要足球人才,“若给予一定的空间,这些中国最聪明的足球人会有不同的作为。”

  “毕竟我们有庞大的市场。”王辉表示。

  公开数据显示,全球足球产业年产值超过5000亿美元,占体育产值比重超过40%,堪称“世界第17大经济体”;全球球迷超过16亿人,中国球迷就超过3亿。

  3亿球迷所支撑的将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链条,这个链条从俱乐部的经营、赛事的转播到青少年的培养等。而业界人士对于足球产业的想象是至少8000亿元。

  若按照若论西方经验,这个蛋糕的实现虽有差距但似乎并不难。以成功典范“英超”为例,它就是一个俱乐部联盟,英格兰足总对于比赛监督和控制的力度非常弱,对于英超的运营、俱乐部股权的归属、媒体版权贩售都没有控制力,英超基于市场,服务市场,目标也是以市场为主导。

  英超2016-2019三个赛季的英国本土转播权销售总价达到51.36亿英镑,这一数字比上一轮电视转播费用增长了70%,这也是足球世界目前金额最大的一个转播合同。

  对比英超,2013年包括电视转播收入和赞助收入产值为181.5亿元人民币,中超为3.7亿元人民币,当年的英超则是中超的49倍。

  “这是空间,是我们的机遇,但改革并不照搬别国的经验,还是根据中国的国情进行具体项目的市场调研,我们的足球人才培养、足球设施等与英国还是不在同一水平上的。”上述负责人认为。

  从2009年开始,相关部门对于足球产业链条进行了国内国外多次调研;去年10月20日,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足球产业无疑是体育产业中的“重头”;今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方案涵盖11个部分、50条改革措施,中国足球未来的蓝图清晰可见。

  对于投资者而言,该《方案》更是一个投资方向。

  比如,《方案》要求各级政府加大对足球的投入,体育、教育等部门在安排相关经费时,应当对足球发展给予倾斜,同时成立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方案》鼓励地方政府创造条件,引导一批优秀俱乐部相对稳定在足球基础好、足球发展代表性和示范性强的城市,避免俱乐部随投资者变更而在城市间频繁迁转、缺乏稳定依托的现象;《方案》还鼓励地方政府以场馆入股俱乐部,形成合理的投资来源结构,推动实现俱乐部的地域化,并鼓励具备条件的俱乐部逐步实现名称的非企业化,打造百年俱乐部。

  地方体育政策也陆续出台,比如《广州市公共体育设施及体育产业功能区布局专项规划》出台,提出到2020年,实现体育产业增加值占GDP 比重达到5%。《规划》显示,广州市将在番禺区规划面积为15.94公顷的体育用地,在那里建设拥有三到五万观众坐席的大型专业足球场。该专业足球场选址广州南站附近,显然考虑到了对珠三角各市的辐射。深圳、中山、珠海等城市通过高铁抵达的时间都在一小时内。而到2020年,广州市域人均体育用地面积达到0.75平方米以上,公共体育设施服务覆盖率达到100%,并形成城市“10分钟体育圈”和农村“10里体育圈”的目标。

  此外,国内体育融资并购开始兴起,万达[微博]集团此前已经A轮投资乐视体育,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公子王思聪旗下的基金也跟投了乐视体育,万达和乐视的关系不可谓不亲密。

  近期,又有消息传另一财团拟以过千万美元入股新浪体育,有趣的是腾讯体育则独家拿下NBA版权,PPTV又独家搞定西甲。

  更有消息称,一些体育事业部门欲从集团分拆并有上市计划。

  “以后,体育类的上市公司应该会越来越多,而投资者一定是贯穿产业链的投资。”一家知名基金的合伙人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除了以上企业外,俱乐部上市同样也是一大方向。

  7月1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简称“新三板”)显示,恒大地产控股的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已递交挂牌申请,并于同日获得受理函。尽管从俱乐部上市后的未来前景仍充满变数,但是恒大足球俱乐部在资本市场迈出的这一步的确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

  有业界人士预测,中国足球产业未来4至5年内有望迎来井喷式发展。

责任编辑:陈倩云

相关新闻

华奥星空版权与免责声明

动感闪图

体坛精选

精彩图片

体育要闻

体育产业

群众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