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星调良总裁王蔷:用中国特色方式发展马术

2018-07-30 16:08:29 华奥星空
0

  随着2014年国务院出台46号文件(《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46号文件),以马术为首的小众运动得到了大力发展。不到4年的时间,国内马术俱乐部就已经发展到了1452家(2017年7月数据),而这个数字依旧有着巨大的上升空间。

  不过,实际上作为欧洲传统优势运动项目,马术在英国、法国、德国等欧洲发达国家拥有非常广泛的群众基础和运动习惯的传统,中国引入马术仅有20年左右的时间,大众对于马术的普遍认知虽有改善,但发展仍任重道远。

  对于中国马术的发展,这关乎的不仅是大众体育的良性发展趋势,也势必会影响到中国马术专业竞技人才的储备。如何在国内推动马术运动,实现大众化的马术市场教育,这是马术行业人未来十年所要直面的挑战。为此,天星调良国际马术俱乐部创始人兼总裁王蔷日前在接受本网专访时表示,在中国普及马术运动,不止是学习欧美发达国家的运营经验,还要懂得“因地制宜”,用更符合中国本土特色的方式力推马术发展。

  华奥星空:中国马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发生在2008北京奥运会,实际上侧面也反应了中国马术的发展起步很晚。在发展初期,你们记忆中的中国消费者是如何真实地看待马术运动的?

  王蔷: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很多人难以分辨“马术”和“野骑”的区别。很多人将“骑马”视为“马术”,骑术的正规标准还未进入公众视野,而马术最重要的,最区别于“骑马”的部分——马匹福利,还少有人知。

  但现在一切都有了很大好转,关于马术教学规范化,中国马术协会已推出了目标和任务,要有中国自己的马术教学体系以及培训标准,这是整个行业特别需要的。15年前,天星调良马术出于自身运营发展的需要,综合考虑各类国际教学体系后决定引进英国BHS(British Horse Society,英国马会)体系,结合俱乐部的情况将其本土化并运用在实际工作当中。目前,天星调良马术作为国际马业从业人员培训中心,每年积极组织马业从业人员国际资格认证培训。目前,参加培训的相关从业者及马术爱好者涉及22个省市,110家马术俱乐部,截止到今年,已有上千名马业从业人员、马术爱好者及马术相关专业在校学生参加了培训。

  华奥星空:在天星调良马术初创过程中,当时发现中国市场里存在哪些短板,做了哪些调研?

  王蔷:从2004年走出国门去欧洲和北美考察,我们去看过的国外大型马术中心以及小型俱乐部一共有将近400家,在参观过程中我们发现中国和外国尤其是欧洲的发展是不一样的。我们可以借鉴国外的是它的赛事经验以及大型赛事的运营,赛展结合的方式,不一样的主要是土地政策,外国地广人稀,马术产业值大约在3000亿欧元这样的成绩。因为外国的土地私有制,所以马术俱乐部的普及量是非常大的,而由于中国的土地政策产生的结果是马术俱乐部相对集中,有些马术俱乐部甚至是不合规的。现在中国的马术俱乐部,就像天星调良马术这种模式,目前在国外还是没怎么见过的。外国的赛事中心基本是国有或者当地政府支持的,这其实是产业模式问题。但是从技术专业来讲我觉得是要从国外充分学习,进行引进和合作,但这种合作不是直接照搬、买进,而是根据中国实际需要把它本土化,训练自己的专业人才,产生中国自己的系统及标准,这也是中国马术协会正在做的事情。

  华奥星空:作为第一批马术运动推广和实践的俱乐部,天星调良在初创时期,最终用什么样的模式进入市场的?

  王蔷:天星调良国际马术俱乐部从1999年开始建设到2000年对外运营开始举办全国性的赛事,我们已经从当初的九匹马,十一位客人发展到现在已有一百七十匹马,注册会员五六千,天星调良国际马术俱乐部不单是国内马术俱乐部的领军品牌,而且也是目前为止国内唯一一家马术赛事中心和马术培训中心。作为马术赛事中心,天星调良马术一年会做国际国内以及地区性的马术赛事二十余场,作为马术培训中心,每年将有数十场,数百人次参加的多门类培训项目,天星调良国际马术俱乐部地处北京的中央别墅区,在中央别墅区国际学校就有三十余家。多年来天星调良马术能有比较长足的发展和我们坚持系统化标准化的管理和运营是分不开的。

  华奥星空:在发展了十数年之后,天星调良成为国内顶尖的马术俱乐部之一,有没有总结出中国马术运动普及工作独到的规律与经验?

  王蔷:这些年来我们主要做的传统版块是俱乐部运营,就是对业余爱好者做马术的基础教学和培训,青少年方面我们有“天星调良青少年马会”的相关培训课程和活动。成人我们有根据英国教育体系本土化的课程设计、培训和考试。此外天星调良马术的另一个版块是赛事,我们有一年二十场的赛事,包括拓展到国内国外的大型赛事,其他业务版块是对外的业务培训和商务活动,各种门类涉及精准定位高端需求的企业会在我们这里做一些定制的服务,这也是一大版块。

  华奥星空:天星调良现今一直强调独特的马术文化活动,例如“英式+传统”、“社交+公益”的核心思路,可不可以具体讲一讲如何根据这些思路对马术展开推广的?是否有马术运动独有的推广方式?

  王蔷:马术的涵盖面非常广,它是一个特别好的平台,国际国内品牌对马术的关注度是非常高的,从2015年开始我们也接到过许多国际国内品牌对天星调良马术赛事的赞助,有些赞助在国际国内若干年来讲只有天星调良马术这一家,例如爱马仕。爱马仕以马术起家,马术元素贯穿在它的设计之中,而且很多其他大牌与马术也是有千丝万缕的关联,品牌形象也是有很大延展性。国际国内品牌关注这项运动以及像天星调良马术这样的赛事中心的原因在于:一方面是马术在国际国内都有非常积极的影响,它代表了高素质人群的需求、兴趣和热情,其中的动物福利更是体现了高素质人群对于现代文明的追求。马术也是唯一一个需要人与动物共同去完成的奥运项目。同时,这些品牌也是看中了马术所定位的目标人群。

  华奥星空:我们很清楚,现在中国的消费者群体对于运动生活方式有着多种选择,马术运动在所有运动中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马术核心竞争力差异化又体现在哪里?

  王蔷:骑士精神就像对孩子的教育,因为这是唯一一项人和动物一起去完成的奥运项目。人和马匹是战友的关系,人和马无声的交流和默契是非常重要的,也是区别于其他项目的,与其他项目比较共通的就是项目的责任感、坚毅和自律,以及面对成功失败的态度是非常重要的。

  华奥星空:在我们看来,马术运动的推广视野应针对全国消费者,但天星调良发展至今,为什么天星调良会一直聚焦北京地区的这条路线?

  王蔷:最主要的是土地政策问题,需要政策的支持,还有马产业的投资人,主要运营者的理念,一定是要真正重视系统标准,真正重视马匹福利,才有可能促进马产业健康发展成长,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赛马真的在合规有序国家监管很好的前提下发展起来,肯定会对马相关的产业有很大的推动,但是需要很多的前提条件,不是说注册一家公司就可以去分一杯羹,这是系统化的建设,这将是一个比较漫长,比较复杂和艰辛的系统化建设。

  华奥星空:2014年是中国马术运动的转折点,46号文件大力推动了中国马术运动的发展,但相比过去,针对马术运动的推广工作,新的挑战又是什么?

  王蔷:现在是一个再创业的时机,你需要把你所有的经历和热情和能力整合好,把握好方向,定好战略,战略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实践起来显现过程比较慢,现在的时代偏急躁,如果坚持不下去,是很难见到成功的。

  华奥星空:在46号文件发布后的四年时间里,经由国家政策的大力扶持和俱乐部自身的推广运营,天星调良在品牌、销量、市场占有率、目标消费者分别有着怎样的变化?

  王蔷:46号文件之后。我自己包括管理层都能体会到由于中央政策引导,多地的省市及地方政府都会来天星调良马术考察,他们都希望能引进好的体育IP和与马相关的产业。天星调良马术从2004年开始就坚持标准化、专业化、系统化的管理与培训,将马术俱乐部的软件和硬件不断提升,稳中求发展。

  华奥星空:在体育行业里有“四年一轮回”的说法(以世界杯、奥运会为例),那么如何看待中国马术发展的下一个四年,天星调良是否在产品、营销等各个方面有了新的计划雏形?

  王蔷:2008北京奥运会期间,我很幸运能够成为北京奥组委马术项目主管,并在2006至2008年底与香港奥马公司配合参与了奥运会与残奥会的组织管理工作(北京奥运会马术项目的比赛在香港进行)。我认为我们这些服务过奥运,留有奥运遗产的人是肩负着任务的,不论是组织赛事还是培养人才,我们都在为国家的奥运计划努力。中国马术协会也十分重视青少年的比赛,今年开始新增了中国马术青少年场地障碍U系列赛,青少年比赛正在飞速发展中,常来骑马的特别活跃的也有许多小朋友。在中国马术协会的领导和支持下,今年一月份我们完成了2017国际马联儿童国际经典赛总决赛的举办,有来自全世界9大区13个国家的20名国际小骑手来参加了这个比赛,其中包括中国的四位12-14岁的小选手。这场比赛被称为“儿童马术奥运会”,是中国首次获得国际马联总决赛的主办权。

  我认为,马术俱乐部应该以运营为长线,辅以传统项目,在这个基础上可以引入赛事,马术表演等,商业表演可以吸引更多的人群参与。此外,专业人才教育也是现在蓬勃发展的一项业务,还有大家喜闻乐见的与马有关的旅游、马车等项目,比如像英国海德公园的马道,马的文化宣传讲座,还有贯穿公园场地的赛道,越野赛以及耐力赛的场地等,有很多东西可以做。(文字/刘向前 图片/天星调良提供)

责任编辑:李鑫

相关新闻

华奥星空版权与免责声明

精彩图片

体坛精选

体育要闻

体育产业

群众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