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奥委会账单日均进账2500万 要怎么花?

2016-09-01 09:10:48 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
0

  里约奥运会闭幕,标志着又一个4年奥运周期的基本收官。狂欢后的巴西人,依然限于财政困境,而国际奥委会则轻松很多,让我们来清点下账目,算算又挣了多少?

  日均进账2500万,转播权卖到2032年

  在2015年报中,国际奥委会预计,2013-2016年的奥运周期,总收入高达56亿美元,相比上一周期增长6.2%。日均进账高达380万美元,约合2500万人民币。

  赛事转播权一直是国际奥委会最大财源,2013-2016年,总收入预计达41亿美元,创历史新高。要知道,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当时美国NBC支付的转播费用才2.25亿美元。

  1985年,国际奥委会启动奥林匹克全球伙伴计划(TOP计划),4年为一期。只限一流的品牌客户、一个品类只限一家赞助商,TOP计划精明的商业设计一样源自洛杉矶奥运会的发明。TOP计划收入一直水涨船高,成其第二大“吸金利器”。2013-2016年,总收入超过10亿美元,2021-2024年则将超过20亿美元。

  TOP计划一直维持很高的“用户黏性”,多数参与TOP计划的公司都不止一期。对照8年前的北京奥运,现仍有7家留在榜单上;可口可乐、松下、VISA三家,从1980年代加入后,一直不离不弃,松下甚至已将TOP计划预约至2024年。

  单单2015年,国际奥委会就新签了价值40亿美元的商务合同,比如,将欧洲50个国家和地区的全媒体版权打包兜售给Discovery,长达8年的协议价值15亿美元。尤其令人惊讶的是,其未来16年的收入都早有保障,2014年5月,美国NBC环球与其续下长约,将转播权从2020年延至2032年,总金额高达76.5亿美元。

  至少未来8年的吸金实力,国际奥委会用不着发愁。

  高风亮节“利益均沾”,一个雇员花费112万

  56亿美元,国际奥委会并不是一家独吞。按照其官方说法,高达90%的收入用于转移支付。

  转播权和TOP计划收入的相当部分,国际奥委会会划拨给主办城市的奥组委,毕竟人家才是“出钱出力”最大的买单侠,不好意思自己吃独食。比如,北京奥组委收到了12.5亿美元,伦敦收了13.74亿美元。

  此外,奥运会团结工作处(Olympic Solidarity)、各国奥委会等众多相关机构,都会拿到不菲数额的分账。国际奥委会这点很公道,确保“利益均沾”,大伙都有肉吃。

  国际奥委会只保留10%收入,用作自身运营费用,足够“高风亮节”。但是,考虑到其一个中小型公司的人员规模,依然足够非常滋润。2015年,其有521名全职雇员,薪酬、社会福利以及养老金支出,总计8932.4万美元,平均超过1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12万元;2015年的全部运营费用,为1.55亿美元。

  这还是“降薪”后的数据。对比2012年,国际奥委会时有355名全职雇员,只比2008年多了12名,当年雇员支出总计为7697.4万美元,人均21.7万美元,而运营总费用1.49亿美元。机构扩张了,人均待遇也降下来了,不知道老员工会不会发牢骚。

  而且,国际奥委会可以声辩,这个水平绝对不算高薪。毕竟总部在瑞士洛桑,那里的人均GDP在8万美元以上呢!

  有趣的是,国际奥委会极有忧患意识。1992年12月,就建立了一个“奥林匹克基金会”(the Olympic Foundation),以防万一某一届奥运会取消,不至于断粮。现在,这笔“压箱钱”超过8.7亿美元,家底足够厚啊。

  新政力推奥运会“瘦身”,准备开办电视台

  作为一个非盈利性的非政府组织,国际奥委会多年沿用的却是高度的商业化运作模式,具有相当的不确定性。

  根据美国知名学者约翰•麦克阿隆(John MacAloon)的理论,国际奥林匹克运动的产业链条,是以赞助为核心资金来源进而带动体育产业的发展。通俗地讲,广告模式是其商业变现的核心。

  由于电视转播权和TOP 计划赞助成核心收入来源,一旦奥运会缺少“眼球效应”,无人问津,电视转播及赞助的供应源会立刻断裂,这对国际奥委会将是灾难性的。

  这一届里约奥运会,不祥的征兆已出现。

  据彭博的数据显示,在美国,里约奥运会直播收视率在18岁至49岁人群中下滑25%,NBC黄金时段奥运体育赛事的收视率比4年前伦敦奥运会下滑17%。国际奥委会最大的金主——美国NBC 环球CEO Steve Burke说:“试想有一天我们醒来的时候,收视率一下子下滑20%,这将是一场噩梦。我的猜测是千禧一代都已经转向了Facebook和Snapchat的平台,他们甚至不知道奥运会已经来到。”

  有分析说,年轻的千禧一代正日益被其它的娱乐项目,比如电子游戏、电竞和Snapchat这些网络内容所征服。

  在中国,奥运会的眼球效应同样衰减。有统计显示,里约奥运会开幕式的全国收视份额为29.9%,35中心城市收视份额43.47%,而2012年伦敦奥运的开幕式直播,全国与32中心城市的收视份额分别为48.70%与63.84%。

  与此同时,奥运会越来越大的排场,也令申办城市望而却步。

  比如,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俄罗斯政府投入资金达到510亿美元。高额的办赛成本以及投资收益率的不确定性,令瑞典的斯德哥尔摩、波兰的克拉科夫、乌克兰的利沃夫和挪威的奥斯陆相继退出2022 年冬奥会的申办。这一届里约奥运会,很多巴西人因为巨额的账单,一样表达出不满。

  有鉴于此,国际奥委会现任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在2014年提出转型,推出以《奥林匹克议程2020》(Olympic Agenda2020)为代表的改革方案。

  该《议程》共有40条改革建议,其中就建议奥运会预选赛以及其他正式比赛均可在主办城市之外的城市或者国家举行,以降低申办城市的成本、更大程度地利用现有的资源举办比赛,且邀请制度将使惧怕“申办军备竞赛”的国家具备参与申办的机会和条件,多个城市和国家联合申办奥运会也变成可能。

  同时,《议程》提出,奥运会的参赛规模不得增加,以延缓奥运会的超大规模势头,将夏奥会的小项限定为310 项以内,冬奥会的小项限定100 项以内,在该届奥运会大项确定的前提下,组委会只有权建议增加1 个或多个小项;为减轻申办城市负担,甚至提出“评估委员会在申办城市考察时的差旅费将由国际奥委会自行承担”。

  维持年轻人的关注度,对于奥林匹克的长期发展至关重要。巴赫的前任雅克·罗格(Count Jacques Rogge)发明了青年奥运会。新的《议程》则谋求奥林匹克运动由“低频”变“高频”,一年365 天每天都鲜活、生动,甚至提议建立一个数字化的奥林匹克电视频道,因为“很多有魅力的奥运会项目,除了每四年一次的夏季或冬季奥运会之外,其他的时间都很少被转播。”

  简单说,眼前日子固然非常好过,国际奥委会已未雨绸摸,谋求转型了。从这点上说,这家百年老店虽不是商业机构,但也着实精明得很。

责任编辑:陈倩云

相关新闻

华奥星空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冠军范》

    《中国冠军范》

精彩图片

体坛精选

体育要闻

体育产业

群众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