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风》为中国体育电影艰难“破风”

2015-08-19 08:29:51 新华社
0

  据新华网北京8月17日电 在上映一周后,《破风》的票房终于破亿。尽管相比于上映首日票房就破亿的《捉妖记》和《煎饼侠》而言,它不那么显眼,但在国产体育题材影片中已是佼佼者。

  《破风》是由香港导演林超贤拍摄的运动题材影片,讲述一群年轻热血的天才骑手,在一路征战的自行车赛事中,面对亲情、友情、爱情的抉择和成长。

  “破风手”,高速骑行比赛中的奉献型车手,在赛道中抵挡风阻,让“冲线手”将体力保留至终点线前的冲刺。“冲线手”,最后集荣誉和关注于一身的赢家。

  “破风”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之举。在这部影片中,运动的意义不只是胜利和健身,而是与他人的相互配合、成全。

  这部影片用时尚运动“包装”了集体主义这个最传统价值观,引发人们共鸣。在聚集了较多高观影水准影迷的豆瓣网和时光网上,该片评分分别达到了7.5分和7.2分。

  《破风》对外公开的一组数据令人惊诧:200至400名剧组人员,400多台单车,17台摄影机,横跨10个城市取景;主创骑行117900公里(约绕赤道三圈),每天接受11小时专业训练,磨损200多双手套、300多套单车服、150多双运动鞋,消耗2000多条毛巾、12000瓶饮料……

  美国作家塞缪尔·厄尔曼曾写下过一段小诗来描述青春:“青春不是年华,而是心态;青春不是粉面、红唇、柔膝,而是坚强的意志、恢弘的想象、炙热的恋情;青春是生命深处的自在涌流。”

  刚从电影院走出来的林皓钰,想起这段诗歌。从台湾世新大学广播电影电视系毕业的他,被这部电影传递的价值观深深触动:“电影所传递的精神,除了最凡常的永不放弃外,更重要的通过集体去检视个人心灵的黑暗面与不足。”

  这部影片让更多年轻人关注到其精神内核——集体主义和奉献精神。当个人既能与集体价值相配合,又能保持相对独立的思考,便是一种自我实现。

  “团队意识高、凝聚力强、讲义气,这是体育人最单纯、可贵的品质。”台湾世新大学棒球队的内野手刘育廷认为,在竞技比赛中,凝聚力越强的团队越可能获得成功。这部电影中展示的体育精神内蕴鼓励了当代年轻人,并教会我们如何在集体中追寻属于自己的意义。

  微博网友“Anfanna王小晔”说,一个好的团队,需要冲线手,更需要破风手,成功的团队不存在“私心”,无名英雄更值得尊重。

  “传统文化和精神应在当代社会加以继承,这样弘扬正能量的作品应该受到更多人的关注和支持。”“90后”纪录片导演杨宝磊说。

  体育题材电影在全球一直拥有广阔的市场,而且这一类型往往佳片频出,业界甚至有着“运动无烂片”说法。《百万美元宝贝》《一球成名》《我爱贝克汉姆》等体育题材电影获得了商业价值和艺术价值的双丰收。

  然而中国电影诞生至今,能称得上体育题材电影的数量仅有约100部,精品更是微乎其微。许多人对于此类电影的记忆甚至还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的《女篮五号》《沙鸥》等。

  文艺评论人石述思表示,欧美体育电影发达,其成功基石是每一项运动背后数以千万计的拥趸。一个以体育运动作为周末活动的家庭,自然而然就是体育电影的目标受众。反观国内,虽有国家战略,但说“体育是我们的生活方式”为时尚早。

  来自“百度百家首席娱乐官”的评论认为,一方面,更多内地影人专注于研究怎么利用商业大片赚钱,而体育电影这样并不讨巧的电影题材,很难引起内地电影导演的兴趣。

  中国电影正进入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已步入电影生产大国的行列,成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然而繁荣背后却存在着一些弊端。

  杨宝磊认为,中国电影普遍更加注重影片中的娱乐精神,不少影片只强调大制作,一味地追求感官上的刺激和快感,而忽略了电影业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

  “电影作为大众的一种文化产品形态,娱乐性是其重要功能之一,对于娱乐性的追求也无可厚非,但是作为独特精神产品的电影还应追求其社会价值。”他说。

  随着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又一波体育热的东风已经吹到了中国。内地电影人或该考虑如何借着这次东风扬帆起航了。

  “期盼更多体育类型电影出现,让体育精神传递到更多领域。”刘育廷说。

  专业人士指出,《破风》开拓了华语片的热血青春类型,未来会有更多观众接受这样的故事,《破风》的版权价值也会被进一步被发掘。

责任编辑:陈倩云

相关新闻

华奥星空版权与免责声明

精彩图片

体坛精选

体育要闻

体育产业

群众体育